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外国人在中国看病也“心塞”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15年10月26日    点击数:    5星

中国人在中国的大医院看病总是抱怨连连、叫苦不迭:医院像迷宫,停车排长龙,人满为患……中国也有不少外国人,在他们眼中,在中国看病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1、在中国看病真复杂 是体力活

 

Donald Bailey是加拿大人,32岁,来中国两个月了,在杭州某通信公司工作。

 

最近Donald脚扭了,在一位中国同事的陪同下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看病。

 

到医院后,先去了服务台,问医生是否应该看骨科门诊?她很肯定地说,是的!

 

骨科在二楼,因没有电梯,同事搀扶着他一步一步地上楼梯。终于到了二楼,发现骨科门口很多人在等。没想到就要轮到自己时,女护士说,你不能看门诊,3天以内该看急诊!可是刚刚楼下服务台的医生明明是叫他看门诊的,没办法,只好去看急诊,而且得重新挂号。

 

新建好的急诊大楼看上去挺气派,但结构复杂得不得了。二人得先从天桥过去,但是绕了半天仍然找不到电梯。同事看他疼得要命,就自己跑到急诊大厅挂号,可是医生不让挂,让他先把Donald带到预检台,然后才能挂号。

 

真没想到在中国看病会这么复杂,同事也很不耐烦了。从进医院大门开始已经30分钟了,居然还没看上病。

 

终于办好了一系列手续坐到了医生眼前,医生只用了3分钟的时间就开出处方让他们去拍片子。交完费,Donald问护士小姐在哪里拍片?

 

护士态度很好,耐心地说:“先上3楼,过天桥,去急诊老楼,然后再下到1楼,左转!”Donald一听,差点没晕过去。

 

又是一番艰辛跋涉后,开始拍片,一大群学生气十足的医生围着他指指点点。同事后来告诉我,那些是实习医生,当时Donald感到非常尴尬。

 

总算拍完片,又被告知两小时后取片,同事开玩笑说:“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四处转转。”Donald忍不住喊起来:“饶命吧!我这脚还能再转吗?”然后二人不约而同地苦笑起来。

 

Donald说,在加拿大,每个人都有家庭医生,有病就找家庭医生看,大家和医生住得很近。没想到在中国看病要这么奔波,没点体力还真不行!

 

2、在中国 医生变成了上帝

 

Micheal是英国人,53岁,是某国际学校的教师,来中国30年了。

 

中国医生给Micheal的最大印象就是专业素质非常高,中国一些医生的医术甚至比欧美国家的一些医生要好。

 

在Micheal看来,在中国看病和在英国看病,医生的态度有着非常大的不同。在国外,病人是上帝,医生很多时候是服务人员。而在中国,医生变成了上帝。

 

在英国,人们生病的时候很少去大医院。在每个社区内都会有一个社区诊所,里面会有十几个医生。这些医生不会分头颈科、骨科和内分泌科,他们都是全科的医生。居民进入社区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认识“自己的大夫”。这些大夫每个人可能会分上十几到几十个患者,医生了解每一个患者家里的家庭成员,患者有什么爱好、什么生活习惯、有没有什么老病根。

 

所以,患者有什么小病都去社区医生那里解决。社区医生的态度非常好,因为只要他负责的十几个患者大多不喜欢他,他就有可能下岗。医生那里有每个患者的资料,或者说患者情况已经在他们心里,这样的“自家人医生”让患者感觉很温暖。

 

中国的医院里也有不少医生的态度很好,但总体印象还是跟国外有很大差距。有一次Micheal去北京的一个大医院看病,那次看病她排队排了一个下午。前面的患者时间都很长,应该是医生和他们说了很多,后来快下班了,还剩几个患者,速度就变得很快,每个人两分钟吧。后来Micheal进去了,医生问她什么病,天哪!我如果知道为什么要来医院?那个医生当时有点不耐烦,告诉她今天晚上什么检查都做不了,明天上班再来吧。这一个下午就这样浪费进去了。

 

不过,Micheal后来也慢慢理解了中国医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态度。

 

一次她早晨出去散步的时候,看见协和医院的停车场那边有很多很多人,以为出了什么事故,问了以后才知道原来是患者在排队挂专家号。Micheal想,中国大医院的医生每天要面对太多的患者,由于太累了,所以心烦。中国医生的医术很好,要是在态度上能好一些就更好了。其实,中国可以效仿国外,多一些社区的医生,这样大医院人少了,医生态度就好了。

 

3、一些医生有点像生意人

 

松崎健吾是日本驻上海某商贸公司总经理,44岁,来中国10年了。

 

最近,松崎先生有点感冒,就去了医院。他发现中国医院的各种硬件设施明显提高了,但软件就不行,医生对病人的态度特别冷漠,架子大。

 

挂了号,到诊室外等候时,秩序非常混乱。排队等候的人很多,而叫号的护士又不按照号码的顺序叫,常常会有晚来的人和她打声招呼就先进去看了,这让那些来得早的人感到特别不公平。

 

就这样,他看病一共等了三个多小时。快到中午了,医生们要吃饭了,看病的速度也快了起来。轮到松崎先生时,医生给他看病只用了三分钟,并且开了一大堆的药。松崎先生去交费时,发现竟然有三百多元!

 

一个小感冒要这么多钱啊?松崎先生觉得,医生给病人开出的处方未必是最有利于病人康复的一种方案,却一定是很贵的方案,这些医生有点像是生意人。因为他知道,医生的工资和奖金是和他所开药的金额挂钩的,说不定这里面存在过度治疗的问题。

 

4、中医真神奇

 

美国人Mark今年41岁,是北京某学校的外教,来中国两年了。

 

去年Mark带一个朋友到浙江中医院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看病。朋友得的是肝炎,胃口差,没有力气。他在美国也看了很多医生,都觉得很难治。

 

一位年近六十岁的老中医对朋友进行了细致检查后,告诉他:“你这个病只要按要求坚持服药,可以治好。”朋友一听喜出望外。但是拿到大包小包的很多服中药之后,他又觉得不太敢相信,因为这些药竟然非常便宜,总共还不到一百元。

 

谁知,朋友喝了一周的中药后,人有力气了,也能吃饭了。他们去复诊时,那位中医又再次给朋友进行了检查,看着他把脉、看舌苔。Mark不禁想:没想到中医这么神奇,能用如此简单的方法就正确地诊断疾病。朋友对这位老中医十分佩服,一丝不茍地按照他的话去做,什么时候服药、什么时候复查都被他仔仔细细写在了每天的日程表上。

 

后来医生又给朋友调整了几次处方,每次都只有几十块钱。半年后,朋友再去医院检查后欣喜地发现,他的肝炎基本痊愈了!诊断简单而正确,用药便宜但见效。中国的中医真是神奇啊!

 

看来外国人在中国看病,也有点儿不习惯。能够大方出入高档国际诊所的外国病人,背后通常都是一个实力雄厚的跨国机构或企业。这些机构都是国际知名保险公司的大客户,员工在诊所一掷千金,随后就有保险公司来埋单。收入没那么高的外国人,没有坚实的“大树”依靠,有个感冒发烧尽量自己买药解决,实在不行,就去公立医院“冒险”——可能面临语言沟通障碍、文化差异等更多不适应。

 

值得一提的是,公立医院里有海外背景、能说流利英语的医生越来越多,真正将外国病人阻挡在门外的是医院服务精神的缺乏和流程的繁冗。病人在这排队挂号、缴费、候诊等一轮折腾后,已筋疲力尽。外国人地不熟、语言不通,如果没有中国朋友的帮助,也许连病历都无法填写。

 

一个城市的外国人得病了怎么办?他们如何看病?这也能从侧面反映出一个城市的国际化水平与社会保障能力。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看病都是大问题。

 

身处中国的外国人——这个数量庞大而沉默的群体所面临的问题有很多,生存是当务之急。这种需求却不容小觑。

 

 

 

(环球医学编辑:丁好奇 )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