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今年世界过敏性疾病日主题:“远离过敏有方法” 你行吗?!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18年07月06日    点击数:    5星

2018年7月8日是第14个世界过敏性疾病日(World Allergy Day)。今年的宣传主题是:远离过敏有方法。然而,面对过敏这样既古老又越来越具有挑战性的疾病,作为一名医生能自豪地说“我们有办法让患者远离过敏”吗?看完本文或许您有话想说。

过敏性疾病在临床上很常见,从危及生命的过敏性休克,到司空见惯的变应性鼻炎、湿疹及特异性皮炎,以及哮喘、各种食物过敏、药物过敏等等。过敏性疾病甚至可以和所有科室的医生扯上关系。据报告,全世界有30%~40%的人被过敏问题困扰。过敏性疾病发生率不断升高与全球日趋严重的环境污染、化学品滥用、辐射、转基因食品以及各式各样的食品添加剂等一系列问题不无关系。

2005年,世界变态反应组织(WAO)联合各国变态反应机构共同发起了对抗过敏性疾病的全球倡议,将每年的7月8日定为世界过敏性疾病日,通过增强全民对过敏性疾病的认识,共同预防过敏性疾病。WAO的全球倡议无疑对过敏性疾病的防治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然而,13年后的今天,我们忽然发现比起“增强全民对过敏性疾病的认识”这么远大的目标,更迫切地需要“增强”或者弄清楚的却是我们医生或医疗界、学术界本身!

过敏性休克的困扰

抗感染治疗是临床经常遇到的。β-内酰胺类抗菌素是公认的疗效与成本效果比俱佳的药物,而β-内酰胺类药物过敏的问题却始终困扰着医生和患者。

2018年6月,美国科学家发表在《临床感染性疾病》杂志上的一项回顾性队列究显示,在血液系统恶性肿瘤住院患者中,报告β-内酰胺过敏的患者比无β-内酰胺过敏的患者具有更差的临床结局和更高的医疗成本。

很显然,β-内酰胺过敏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患者的生命和财产。而患者是否对β-内酰胺过敏,目前在临床上是如何界定的呢?皮试。那么,为什么一些β-内酰胺抗菌素在国外可以免皮试,而在中国却又需要皮试呢?究竟该不该皮试,或者应该站在哪个角度回答这个问题呢?

从药企说明书角度来说,要求皮试肯定是更安全的考量。从医生的规范用药和遵循说明书角度,皮试也是对患者和医生最好的保护。然而,从患者实际利益的角度,皮试的假阳性让患者损伤的可能不止是一类既经济又有效的药物,还很可能是不良的结局,甚至是生命。

问题的严峻性正在于其复杂性。复杂性就表现在你从哪个角度看都会有其合理性,但实施起来却又很难兼顾各种可能性。时至今日,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仍然在这种药物可能带来的益处与过敏性休克的威胁之间被困扰!

此外,过敏性休克最危险、最致命的是发生心跳骤停。既往研究证明,早期肾上腺素给药与初始为可电复律的院外心脏停搏(OHCA)生存改善相关。2018年5月发表在《Circulation》的一项研究中,美国、加拿大等国学者研究了不可电复律的OHCA患者中,生存和肾上腺素给药时间的相关性。纳入32101例患者的研究结果显示:大部分患者是在接受紧急医疗服务(EMS)大于10分钟后使用肾上腺素的。而此刻肾上腺素给药每晚1分钟,生存几率降低4%且与不利的神经结局相关。

那么,紧急医疗服务机构是否应该考虑采取更便捷的策略来缩短肾上腺素给药时间呢?是否可以借鉴胰岛素预充式注射,将预充式肾上腺素注射用于急诊医疗机构,甚至是有一定医疗条件的院外急救场所?这从剂型生产、审批管理到临床应用究竟有没有必要?如果有必要,为什么这样一个急救用药,拯救生命的剂型始终没能出现?是卡在了技术上还是管理上,甚至是观念上呢?

关于过敏性休克,其实我们有太多的疑问有待搞清楚,有太多的研究需要得到证实。

变应性鼻炎的“变应”

变应性鼻炎也称过敏性鼻炎。周先生患过敏性鼻炎后首先来到某三甲医院就诊,医生诊断后治疗方案为:生理盐水鼻腔冲洗,糠酸莫米松喷鼻,口服孟鲁司特。这大概也是目前较通行的治疗方案,鼻腔冲洗,加激素喷鼻,加抗白三烯药或其他抗过敏口服药。周先生用药后症状迅速缓解,然而一停药症状很快就又回来了!反复几个来回之后,周先生听朋友说西医治这个病去不了根儿,过敏性鼻炎得去看中医!

一位中医知名专家说:“不要鼻腔冲洗,把西药停掉,吃中药!”专家说得很形象——“鼻腔里的黏液是保护鼻腔的,就像鱼一样,你把它身上的黏液都弄掉了它还能活得好?”周先生听着很有道理。于是,30多付中药吃下来,周先生的过敏性鼻炎仍未见好转,更不要说除根了。

比起国外,中国的老百姓可能更困扰,因为西医、中医各有各的说法!首先,西医的这个所谓通行的治疗方案,患者需要持续治疗多久?门诊只允许给患者开一支笔喷剂、一支鼻腔冲洗液和最多两周的口服药,这与患者需要的持续治疗时间是否匹配?有多少患者在症状已经消失的情况下还能坚持用药?坚持用多久?这些看上去简单却又十分较真的事儿,医生自己是否能说得清楚?是否愿意和患者说清楚?患者是否能充分了解这个病的治疗过程?恐怕都会有些问号。至于中医,当然周先生的例子不能说明中医治不好。未能对症或医生个例都不足以评价中医的作用,但中医治疗中存在很多未能明确之处也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变应性鼻炎同样也是“变应”的事情太多了。在第14个世界过敏性疾病日来临之际,我们谈过敏性疾病,在我们看来首先是需要我们医生自己、学术界本身搞搞清楚,然后才是教育患者。

相信这些天会有许多医院开展各种普及过敏性疾病防治知识,包括义诊等公益活动。为了全世界3亿多哮喘患者,为了超过5亿的变应性鼻炎患者,为了约4亿的湿疹及特异性皮炎患者,为了更多过敏性疾病患者的利益,医生您也来分享一下过敏性疾病的所谓不太能说清楚的那些事儿呗!

 

 

(环球医学编辑:贾朝娟 )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

最新会议

    [err:标签'新首页会议列表标签'查询数据库时出现异常。有关错误的完整说明,请到后台日志管理中查看“异常记录”]

Copyright g-med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医学资讯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网络实名:环球医学:京ICP备08004413号-2   
关于我们| 我们的服务|版权及责任声明|联系我们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7-0027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复核同意书 京卫计网审[2015]第034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