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肝”胆相照30年 他希望把肝移植费控制在10万左右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18年09月17日    点击数:    5星

在中国医疗卫生界,提起严律南的名字,是和肝脏移植联系在一起的。在30余年的从医生涯中,严律南率先开展国内第一例成人间活体肝移植、国际第一例尸肝和亲肝合成肝移植,累计实施肝癌手术8000余例,被誉为“肝移植领域的时代先锋”。

严律南,1944年出生于浙江绍兴,1967年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普外科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医师奖”获得者,“华西终身教授”,享受国务院津贴。

1992年那个孩子 决定他人生走向

1967年从重庆医科大学儿科毕业后,严律南历经儿科、下乡医生、卫校老师、肝脏外科医生等不同工作。而1992年冬天遇见的那个6岁小男孩,是促使他决心研究肝移植的原因。

1992年12月,在一个阴冷天,正在门诊的严律南看到一对夫妇抱着一个6岁大的小男孩冲进诊室求他救人。严律南第一眼看过去就发现小男孩的脸很黄、人很瘦小,初步判断他得了很严重的肝病。严律南为他做完检查后发现,患有巨大肝母细胞瘤的他已经在病危边缘,唯一的求生之路是肝移植。但当时的医院并不具备开展肝移植手术的能力,他也表示无能为力。

夫妇俩见状跪倒在严律南面前,请求“把他们自己的肝摘给娃娃”。在小孩父母凄厉绝望的哭声中,无奈的严律南心如刀割。后来,那个孩子离开了人世。 深受震动的严律南在心底发誓:“我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攻克肝移植的难题。”

冒险尝试“禁区” 攻克人体肝移植

1977年,我国开始人体肝移植的尝试,上海第二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的林言箴教授团队开展了国内首例肝脏移植。因技术未成熟、设备不先进,没有强有力的免疫抑制药物,初期的人体肝脏移植生存率3个月仅为8%,最长的生存记录定格在264天。由此成为全国外科医生的一大“禁区”,没有人再愿意去冒险尝试。

1993年,严律南去日本学习时,日本已成功开始在患终末期肝病的小孩身上实施亲体肝移植。回国后他组织了一个科研攻关小组,并于1998年成功进行了动物肝移植。

1999年2月,华西医院开始了第一例临床肝移植,52岁的患者罗某某第一个接受了异体肝移植手术(患者至今存活),这标志着肝移植的技术被严律南团队掌握。

这辈子最记忆犹新的一台手术

那是2006年,福建肝硬化患者蓝思权慕名来华西求医,根据病情需要,严律南最终制定了合成肝移植手术方案,由患者妻子黄富玉与另一位供体各自提供一半肝脏,合成一个全新的肝脏,再植入蓝思权体内。由于另一半肝脏本身没有血供,从外表看不出来哪些是血管哪些不是,所以需要医生们把血管一一找出来,并结扎好。而且,把合成肝植入患者体内后,医生发现,患者的血管已经病变,比正常人的血管细,合成肝移植上去后遇到了阻碍。医生们只能又从蓝思权的大腿上取下一截10公分左右的静脉血管给他接上;不够,又从另外的供体上面再取下一截血管接上,然后重新把合成肝安装上去,重新吻合各种血管。手术过程非常艰难,前后一共花了23个小时才最终完成。从手术台上下来的那一刻,时年62岁的严律南已经累得无法站立,需要助手搀扶。

随着肝移植的手术成功率越来越高,严律南又把主要精力用于培养学生上。时光匆匆,严律南已由50年前的帅小伙变成了老教授,可他仍然在医院里忙碌着治病救人。

降低肝移植手术费 希望控制在10万左右

肝移植手术在很多人的概念里意味着运气与昂贵:找到合适肝源的运气,手术费用的昂贵。

刚开始由于技术还不成熟,术后并发症较多,用药剂量也较大。手术之后,患者一般要插着气管插管在ICU里待上一个星期,再在普通病房住3~4个星期,才能彻底出院。整个流程大概需要花三四十万元。

与患者打了一辈子交道,严律南见过太多因没钱而放弃治疗的心酸故事。他回忆起2001年一名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初中生,“那个娃娃该做肝移植,父亲也愿意捐肝,但父亲以务农为生,拿不出钱来。”严律南向医院汇报了情况。幸运的是,医院很支持,表示肝移植病人的费用可以减免一部分,特别困难的病人甚至可以全免。这台手术也因此得以顺利完成,患者一直健康地活到今天。

与此同时,严律南及团队开始潜心研究如何把肝移植手术的费用尽量降低。当时的免疫抑制剂是进口药物,价格昂贵,一年需要花费4万~5万元。严律南带着学生研究发现,黄种人在排异反应上有先天优势,服用昂贵的抗排斥药品可以减量一半左右,且不会产生排斥反应,甚至还减少了高血脂、糖尿病等并发症。而在手术中需要使用器械的操作,他们也尽量用手工吻合代替。在手术中,麻醉放到手术快结束的时候进行,以便减少药量;在手术结束伤口缝合好后,就将气管插管拔去,这样只需在ICU待1~2天,等血压脉搏稳定了就可以下到普通病房,再住5~7天即可出院。时间缩短一半以上,费用也大大减少。

“获得重生后,很多病人感谢我,我每次都说,最需要感谢的,是那些捐肝者。”严律南说。

“我们在全国肝移植费用都是最低的,现在活体肝移植手术,包括供体和受体在内,费用通常在20万。但在一线城市,这个数字是80万~100万左右,二线城市也得花费50万~60万。”严律南很自豪地说,他给病人做过最便宜的一台肝移植手术只花了8.6万元。

严律南还在继续研究,想把整个肝移植手术费用控制在10万元左右。

现在虽年逾75岁,严律南依然拿起手术刀站在临床医疗的第一线。对此,严律南笑着说:“外科医生只要手不抖,眼睛不花,还是要做点手术,不然日子也不好过。”

拿了30多年手术刀,严律南却这样“自己革自己的命”:“外科的未来是一只云雾迷漫的水晶球,到底如何发展尚难以预料。但我的心愿是,外科最终会由于医学的发展而消亡。”

 

(环球医学编辑:常 路 )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

最新会议

    [err:标签'新首页会议列表标签'查询数据库时出现异常。有关错误的完整说明,请到后台日志管理中查看“异常记录”]

Copyright g-med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医学资讯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网络实名:环球医学:京ICP备08004413号-2   
关于我们| 我们的服务|版权及责任声明|联系我们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7-0027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复核同意书 京卫计网审[2015]第034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