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基因编辑婴儿的行为 必将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来源:    时间:2018年11月27日    点击数:    5星

这两天,科学界最大的新闻非“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莫属。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即将召开之际,宣布一对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于11月在中国诞生,犹如在研究者中间扔下了一枚深水炸弹,全球哗然。

毫无疑问,编辑婴儿基因是一种利令智昏的疯子行为,不仅罔顾一个研究者该有的道德底线,而且践踏了限制人类胚胎体外培养超过14天的法律规定,还有宁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狂妄之态。

贺建奎的一派胡言

在谈及进行该研究的初衷时,贺建奎对美联社称,他们基因编辑的目的不是为了防止小的传播风险,而是为感染艾滋病毒的夫妇提供一个机会,让他们有机会生下一个可能免受类似命运影响的孩子。如果不是专业人士,一定会被这被他这假惺惺的悲悯之心所感动。但如果仔细分析,这哪里是悲悯之心,这简直是为了一己之利毁灭全人类的蛇蝎心肠。

从对婴儿安全的角度考虑,贺建奎团队是故意将婴儿置于巨大的未知风险之中。研究中这对父母,只是父亲感染HIV了,想要健康的孩子,完全可以采取别的更安全有效的手段——洗涤精子技术,很容易的达到目的。洗涤精子技术的原理是将精液注入试管内,然后混入渗透剂,混合物经过离心机高速旋转后,含有艾滋病毒的精浆会浮在液面。这种方法可以去除有问题的精子,提取到健康的精子,再与卵子结合,从而得到健康宝宝。事实上,本次“基因编辑手术”,也是经历了洗涤精子这一环节的。即便情况更糟,母体也携带HIV病毒,通过精子清洗和母婴阻断技术,可消除95%以上的HIV母婴传染风险。

贺建奎团队本次所采用的是“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是一项非常不成熟的技术,有诸多无法掌控的未知风险。“CRISPR/Cas9”虽是目前研究最深入、应用最成熟的“基因工具”,但大多数都是在动物身上做实验。这次编辑中,贺建奎团队主要去除了“CCR5”基因片段上的32个碱基片段,让HIV病毒赖以存活的基因片段消失,所以HIV病毒是无法感染这一类人。这个理论看起来特别美好。但这32个碱基片段,本就是正常的免疫系统的一部分,它们的缺失必定会让免疫功能有所损害。有医学报道显示,CCR5△32的基因型可能会导致心血管异常,可能是精神分裂的易感因素,可能会导致宫颈癌快速发展,一些感染性疾病的风险也大幅增加,这些都是我们不能忽略的问题。再就是,基因组编辑工具“CRISPR/Cas9”的技术,实践上还有很多缺陷,在进行人体基因剪切的时候,很可能出错,在剪切基因片段的时候很容易切掉别的基因片段,也就是专业人员口中的“脱靶”。况且真正做过分子生物学的学者都知道,任何基因在人体的存在都不是“孤立”的,而是通过crosstalk以“网络”network的形式存在,所以改变一个基因很可能会造成级联反应,可能会引发蝴蝶效应,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携带有这样的缺陷基因的这两个孩子,后来结婚,不断地繁衍后代,这种缺陷可能会一直传下去,扩散开来?简直是后背发凉冷汗直冒!

研究数据还显示,双胞胎中的一个,CCR5基因的两个副本都被成功编辑了,而另一个宝宝中,只有一个副本被编辑失活。此外,其中一人还似乎是由不同变化的细胞组成的嵌合体。哈佛大学著名遗传学家、CRISPR技术的开拓者之一George Church虽然对贺建奎团队的行为表示支持,但也承认:“这几乎就像是完全不编辑。”因为如果只关闭了一个副本,或者只有部分细胞被编辑,仍会感染艾滋病。

总之,贺建奎团队进行该试验的成功收益,与这一切未知的影响相比,说狠一点那是分文不值。贺建奎团队作为专业人士,对以上风险无疑比我们更加了解,但却在装傻充愣,真真的是丧心病狂。伦敦国王学院教授伊尔舍表示,基因编辑在技术实现上并不困难,他怀疑贺建奎是为了夺得“世界首例”名头,实现个人野心,将婴儿的生命安全抛之脑后。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基因编辑专家Kiran Musunuru博士也认为:“这是不合情理的,在人类身上进行这种试验在道德或伦理上都站不住脚。对那个孩子来说,在预防艾滋病方面几乎没有任何收获,却要面对所有未知的安全风险。”

贺建奎团队 必将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科学技术本身没有好坏之分,如果有人利用它提高人类的生存环境、促进社会进步和可持续发展,那么它就是好的;假如有人用它为非作歹,那么就是坏的。所以,科学技术是把双刃剑,关键看这把剑拿在谁的手里。

基因编辑技术,如果使用得当,完全可以为人类健康谋福祉,但贺建奎团队的所作所为,无疑是打开了毁灭人类的潘多拉墨盒。

曾经的核武器,也面临与基因编辑技术相似的命运抉择。1939年春天,爱因斯坦提出了质量能量公式,并建议美国抢先制造原子弹。这封信随后让美国成立了“曼哈顿计划”,并最终成功研发出足以毁灭地球的原子弹。但晚年的爱因斯坦对此万分懊悔,曾痛心地说,当初致信罗斯福提议研制核武器,是其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和遗憾,“早知如此,我宁可当个修表匠”。

与核武器从肉体上消灭人类不同,基因技术的发展可能完全改写人类的物种性质。

本世界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霍金,其生前最担忧的一个事情就是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霍金死前预测,未来富人有可能利用基因技术创造出“超级人类”。当他们发现可以通过基因编辑,让记忆力、抵抗力和寿命超越一般人,出卖灵魂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比人类更聪明、更强大的改造种族一旦崛起,人类势必无法与之竞争。“超级人类”一旦出现,没有改善基因的普通人将面临毁灭性的灾难!

率先实现重组DNA的斯坦福大学教授保罗•伯格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早在1972年和1975年举行的阿西洛马会议上,他就呼吁学术界加强自律,以确保基因技术的发展不会造成类似核武器带来的毁灭性的后果。

此后,类似的自律或限制性共识不断颁布,这些行业自律或一国禁令未必行之有效。在1980年代合成胰岛素的竞争中,受到限制的大学教授们就采取与私人部门合作的方式,或者干脆自己成立公司进行研发,最终收获科研和商业的双丰收,而将行业自律抛在一边。

贺建奎团队面对来自方方面面的谴责。他狡辩道:“我们坚信历史终将站在我们这边,既然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对家庭有益,那么基因手术在未来二三十年后也将会是合情合理的。”但小编认为,贺建奎团队的言语更像是狂人日记,他们的胡言乱语,唯一的价值是供医生研究精神病,他们的行为必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医粒种子:槐下客 )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

最新会议

    [err:标签'新首页会议列表标签'查询数据库时出现异常。有关错误的完整说明,请到后台日志管理中查看“异常记录”]

Copyright g-med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医学资讯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网络实名:环球医学:京ICP备08004413号-2   
关于我们| 我们的服务|版权及责任声明|联系我们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7-0027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复核同意书 京卫计网审[2015]第034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