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致敬一线战斗员 为艾滋病人做手术如履薄冰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18年12月05日    点击数:    5星

12月2日9时33分,广州第八人民医院,35岁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阿晴(化名)顺利生下二女儿,2.79千克。医生为阿晴实施了“母婴阻断”技术,将宝宝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风险控制到接近零。大家在祝福阿晴的同时,也很关注为艾滋病感染者做手术的医生的安全。下面我们来了解一下他们的故事。

不必改造基因 产下健康二孩

12年前,阿晴生下了大儿子,家人一直希望再添一个贴心“小棉袄”。正是在怀第一胎时,阿晴得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顿时感觉如坠入绝望的深渊。家人的包容给了阿晴力量,腹中小生命使她强大。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蔡卫平对她说:“只要坚持吃药,宝宝被感染的风险比中六合彩大奖的几率还低。”当医生告诉阿晴,其儿子确认健康时,她如释重负。

类似的心情,阿晴如今又经历了一次,但已从容许多。这些年在家人、医生的关爱下,阿晴坚持服药,定期就医,常常感到自己与健康人无异。

在刀锋上跳舞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梁慧超的患者基本上都是传染病患者,包括乙肝、梅毒、水痘、结核病以及艾滋病感染者。梁慧超说,在所有患者中,艾滋病患者是最为敏感自卑的群体。她们会用假名字来看病、隐瞒自己的病史,吞吞吐吐,害怕别人的眼光。

对于医生而言,为感染了HIV的患者看病尤其是做手术,像是在刀锋上跳舞。职业暴露的风险,如一片乌云始终在每个医护人员心里投下阴影。有研究证明,医务人员艾滋病感染程度由高到低依次为护士、检验人员、医师,而接触患者分泌物、血液、体液越频繁,感染风险越高。

然而,作为广州市定点收治艾滋病患者的医院,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医务人员都感到责无旁贷。常常有需要做手术的HIV阳性患者,被外院拒收而不得不转院过来,他们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依然能得到尽心尽力的治疗。

三层的防护服

16℃,在感染手术室算是高温了,包裹上三层的防护服,每一个毛孔排出的热气都不会失散,一两个小时的手术下来,医生都是满头大汗。

不过,一副专业的防护手套就要两三百元,防护服也要好几百元一套,而且都只能一次性使用。一台手术里有四五名医护人员操作,这样下来,成本非常高,常规手术不舍得用。梁慧超介绍,医务人员只能尽量想办法“凑出”一套防护服:换上正常的洗手衣后,穿上水鞋,外面再套上鞋套,覆盖到膝盖下面,身上套一件透明的薄薄的一次性塑料围裙,也差不多到膝盖。

梁慧超个子高,膝盖那一截其实没有受到防护。最近,她为一名艾滋病患者做一台宫腔镜电切手术时,患者的血水不停往外喷,裤子就被喷上了带艾滋病毒的血污,“如果腿上皮肤有破损就会麻烦了”。

即使手术中戴两三层手套,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去年一次手术时,梁慧超被针勾破了手,只能吃了一段时间的阻断药。阻断药带来头痛、乏力、腹泻等副作用,很令人难受。

总要有人给这些艾滋病感染者或者艾滋病患者来做手术。虽然辛苦又危险,但每当完成一台高难度的手术,梁慧超总是充满了成就感。

为人父母者,不知医为不慈;为人子女者,不知医为不孝。那些为患者无私奉献的医者们,我们怀着深深的敬仰,也希望医护都能好好保护自己。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

最新会议

    [err:标签'新首页会议列表标签'查询数据库时出现异常。有关错误的完整说明,请到后台日志管理中查看“异常记录”]

Copyright g-med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医学资讯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网络实名:环球医学:京ICP备08004413号-2   
关于我们| 我们的服务|版权及责任声明|联系我们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7-0027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复核同意书 京卫计网审[2015]第034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