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罗马并非一日建成 但小汤山医院是七天建成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19年10月10日    点击数:    5星

2003年6月20日,北京小汤山非典医院送走最后一批治愈患者,贴上封条。2003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序幕在亚洲大陆的这一端悄然拉开,这就是抗击非典。整整一个春季,这种被称为“非典型肺炎”的病毒搅乱了一个中国,并波及了小半个世界。2003年4月21日,在北京“非典”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北京市决定建立世界上最大的一级传染病医院——小汤山“非典”定点医院。

疫魔肆虐起萧墙

第一例有报告病例的患者是于2002年12月15日在广东省河源市被发现患病,于2003年1月10日康复出院,后被认定为中国首例非典型肺炎报告病例。2002年12月底,关于“非典型肺炎”的疫情开始在互联网流传,由于当时不了解病情,相关的评论比较混乱。

2003年1月2日,河源市将有关情况报告省卫生厅,不久后中山市同时出现了几起医护人员受到感染的病例,广东省派出专家调查小组到中山市调查,并在1月23日向全省各卫生医疗单位下发了调查报告,要求有关单位引起重视,认真抓好该病的预防控制工作。截至2月9日,广州市已经有一百多例病患,其中有不少是医护人员,这时在广州市发现的该类病例中共有2例死亡。此时国家卫生部对广东发生的病例开始关注,派出由马晓伟副部长率领的专家组于2月9日下午飞抵广州协助查找病因,指导防治工作。

2003年3月5日,出席人大广东代表提出议案,指出传染病预警治疗方面在不影响国家安全的前提下考虑寻求国际援助,次日北京接报第一例输入性非典病例。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出了全球警告,并于3月15日正式将该病命名为SARS。

3月15日后,世界很多地方都出现了“严重呼吸系统困难症(SARS)”的报道,从东南亚传播到澳大利亚、欧洲和北美,印尼、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美国,加拿大等国家都陆续出现了多起非典型肺炎案例,抗击非典俨然已经演变成为一场全球范围的健康保卫战。

7天7夜 小汤山医院平地而起

2003年4月22日晚,北京市建委连夜部署,抽调大约4000人(最多时达到7000多人)和500多台机械设备进场施工,北京六大建设集团全部上阵。该医院采用了轻型建筑材料,基本为一层病房。整个医院病房分作东西两区,每区建有6排病房。病房南侧是X光室、CT室、手术室。病房北侧为重病监护室、接诊室、检验科。

各单位各部门不惜一切代价,不讲任何条件,克服一切艰难险阻,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人力、财力、物力,保证医院建设顺利进行。

由于工期短、任务重,不能按时就餐,当时小汤山镇机关干部和食堂工作人员需要等到深夜两三点才能休息。同时,镇社保所为了消除群众疑虑和担心,为“非典”医院招聘保洁员22名、车辆消毒员16名,确保医院的正常运转。

小汤山镇党委在富来宫温泉山庄临时增设床位330张,保障了近800名医务人员及部队官兵的休息;并将62名富来宫温泉山庄工作人员纳入镇机关统一管理,工资由镇政府支付。

为保证工地环境卫生,避免造成再次污染,小汤山镇党委临时组建100多人的保洁队伍,每天工作15个小时以上。

在7天7夜的建设中,先后组织1000余人次清运建筑垃圾400余吨,仅生活垃圾袋就用掉2万多个。

据参加施工的建设者们回忆,在施工几天后,工人们中开始出现了一些疑虑的情绪。加之几天下来的疲劳,有些人打起退堂鼓。关键时刻,党员们起了积极带头作用。

从2003年4月30日晚间11点开始,小汤山医院开始陆陆续续收治病人,当时医务工作者都是身穿隔离服、头戴防护面罩。

7天7夜,168小时,建成一所建筑面积为2.5万平方米、拥有1000张床位的传染病专科医院,这在世界建筑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和建筑其他医疗设施不同,传染病医院对医疗空间、建筑要求和环境保护的要求非常严格,因此世界上拥有500张以上床位的传染病医院,建筑周期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口腹之贪祸势狂

2003年5月19日,抗击非典的战争才开始出现胜利的曙光,当日北京非典新增病例数降至个位;十天之后的5月29日,北京非典新增病例首次出现零记录。直到6月14日,WHO解除对河北、内蒙古、山西、天津的旅游警告;7月13日,全球非典患者人数、疑似病例人数均不再增长,本次非典过程基本结束。

2003年5月23日,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香港大学从6只果子狸标本中分离到3株SARS样病毒。这证明了早先“祸起野味”的说法:人们在享用果子狸之类野生动物制品的同时,也把动物世界的病毒带进了文明社会。

直到2003年6月24日WHO才解除北京旅游警告。

小汤山医院这座临时建筑,收治了全国七分之一的“非典”病人,创造了人类医学史上的一个奇迹。

SARS给了我们重大警示:公共卫生问题已经不再仅仅是卫生问题,而且是国家安全和城市安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SARS疫情结束,中央政府宣布大幅度增加卫生防疫经费投入,在全国建设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特别是增加了对农村地区的经费投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