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曾灭掉欧洲1/3人口的鼠疫 如今早已成纸老虎…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20年08月07日    点击数:    5星

2020年,多灾多难的一年:新冠病毒来势汹汹,席卷全球,至今尚无消退之势;与此同时,其他灾祸也层出不穷——洪水、火山喷发、蝗灾、禽流感……近日,鼠疫和登革热又登场了。鼠疫,号称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瘟疫”,曾经凭借一己之力毁灭过古希腊,粉碎过东罗马帝国的复兴梦,灭掉欧洲1/3的人口。如此恐怖的瘟疫冒出来,今天的我们犯得着被吓得两股战战三魂荡荡七魄悠悠吗?

包头1例鼠疫患者死亡 吹响疫情警报

8月2日,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石宝镇温都不令村委苏吉新村发生1例死亡病例,包头市疾控中心鼻咽拭子PCR核酸检测后,确诊为鼠疫。

8月6日,市、旗两级医疗专家组依据流行病学调查资料、电话询问密接人员和实验室检测结果,判定患者为肠型鼠疫,死因为循环系统衰竭。

目前相关防控措施已全部落实到位,9名密切接触者、26名密切接触者的接触人员,都已集中隔离、预防性用药和进行了鼠疫核酸PCR检测。目前无发热等异常,PCR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自2020年8月6日起,进入鼠疫防控III级预警期,将持续至2020年底。

鼠疫大暴发多次影响人类历史的走向

1、雅典鼠疫:雅典走向衰落

最早的鼠疫大暴发,或可追溯到公元前430~公元前427年。据说,整个雅典几乎被一场大瘟疫摧毁。之所以“据说”,是因为史料不足,不能言之凿凿就是鼠疫。但是通过一些记载和描述,专家们判断,这场瘟疫十有八九就是鼠疫。

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如此描述这场瘟疫:“原本身强体健的人们突然被剧烈的高烧击倒。病倒的人眼睛发红,仿佛要喷射出火焰,他们的喉咙和舌头都开始充血,浑身散发出恶臭。呕吐和腹泻还伴随可怕的干渴,患病者身体极度疼痛且溃烂流脓,他们无法入睡,甚至连躺下接触床铺也让他们痛苦不堪。有些病人发疯了,赤裸着身体在街上游荡,四处寻找水喝,直到倒地而死。不只是人,狗也会死于瘟疫。死去的人来不及被掩埋,陈尸在地,有些乌鸦和秃鹫吞吃了他们的肉,这些鸟也很快死去。侥幸存活下来的人,不是没了手指、脚趾、眼睛,就是丧失了记忆,成了行尸走肉。”

这场鼠疫大暴发严重削弱了雅典的国力,可能为雅典的衰落和马其顿的崛起营造了契机,也为罗马帝国最终建立提供了些许助力。

2、查士丁尼大鼠疫——罗马帝国的中兴之梦成泡影

公元520年开始(也有人说是公元541年开始),埃及暴发了一场大规模鼠疫,并持续了50~60年之久。据记载,严重时,每天有5千~1万人死亡,总死亡人数超过1亿。疫情最严重的埃塞俄比亚地区,恰逢查士丁尼王朝执政,因此被称为“查士丁尼大鼠疫”。说到查士丁尼,就是搞了《国法大全》的那位。

这是有明确记载的第一场鼠疫世界大流行,波及整个地中海沿岸。长期以来一直以罗马帝国正统继承者自居的拜占庭帝国,经过此次鼠疫之后,国力大幅度下降,再也无力重新统一罗马帝国,罗马帝国的中兴之梦自此化为泡影。

据说,首都君士坦丁堡超过40%的人死于鼠疫,城市内尸横遍野,无人清理,整个君士坦丁堡成为一座死城。

3、黑死病——灭掉欧洲1/3的人口

1347~1353年,一场大规模鼠疫席卷整个欧洲。因感染鼠疫者皮肤上有大量疱疹,且破溃后出现黑色结痂,严重者甚至全身皮肤坏死发黑,因此也被称为“黑死病”。

因这场鼠疫,欧洲2500万人丧命,超过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3。后来又传入俄罗斯,俄罗斯近一半人死亡。

此后,十五、十六世纪黑死病多次卷土重来,再次肆虐欧洲大陆,最终死亡数字达到5000万~7500万。

1665~1666年伦敦发生的鼠疫大暴发,算是最惨烈的一次鼠疫复燃,造成了7.5万~10万人丧生,超过当时伦敦总人口的20%。成千上万的鼠疫患者在监禁下凄惨死去,往日热闹非凡的伦敦完全变成了一座寂静的死亡之城。所有的建筑物都紧闭大门,街上空无一人,路旁杂草从生,垃圾、尸体杂乱堆在街道上。城里唯一能听到的动静,就是每当夜晚来临,运尸车“咕隆,咕隆”的车轮声和那哀婉的车铃声……

4、1910年哈尔滨鼠疫事件与防疫英雄伍连德

1910年发生在我国东北的一次鼠疫疫情,是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大暴发。

1910年11月9日,哈尔滨地区突发瘟疫。据考证,疫情源头始于沙俄西伯利亚,经由中东铁路经满洲里传入哈尔滨,首发于哈尔滨傅家甸附近。

疫情很快蔓席卷整个哈尔滨,每日死亡50余人,最多一天死亡183人。东北全境,乃至整个中国都笼罩在黑死病的恐怖中。

1910年12月,早年留学英国并获得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的伍连德临危受命,紧急奔赴哈尔滨调查并处理疫情。

到达哈尔滨的第3天,伍连德得知傅家甸一名与当地人通婚的日本女人死于瘟疫,他决定解剖尸体,查清致死原因。当时国人的观念是解剖尸体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伍连德只能秘密尸检。

伍连德很快找到了病因——鼠疫杆菌。伍连德随后提出初步的防疫措施:控制铁路、公路交通,以防瘟疫蔓延;隔离疫区傅家甸;紧急征聘医生参与疫情控制等。

此时伍连德还发现,这一次的疫情以往医界对鼠疫的认知——由鼠传染给人有很多不同。伍连德通过观察发现,傅家甸地区民居低矮,冬天门窗紧闭空气不流通,室内一人染病很快即感染全家。这是人与人之间通过飞沫和呼吸传播的急性肺部炎症,他将此命名为“肺鼠疫”

为防止飞沫传染,伍连德设计了一种极其简单的双层纱布囊口罩,即用两层纱布,内置一块吸水药棉,纱布的两端有洞或绳子,可以挂在耳朵上,使用非常方便。后来,在沈阳召开的国际鼠疫研究会上,各国一致赞成采用这种口罩。至今,医务人员也仍在使用伍连德所设计的这种口罩,并称之“伍连德口罩”或“伍氏口罩”。

仅用了4个月,伍连德就控制住了鼠疫疫情。伍连德提出的控制交通、隔离疫区、征调医务人员集中控制的疫情控制理念,一直延续到现在。

鼠疫曾经阴森恐怖 今天的我们却犯不着谈之色变

虽然鼠疫阴森恐怖的过往至今听来仍令人胆战心惊,但现在的我们完全没必要过度惊恐。

首先,回顾近几年的疫情报告,鼠疫感染者只有个位数,始终处于可检测可控范围内。上世纪80年代,我国平均每年报告约20例病例。自2010年以来,每年的病例报告只有个位数,2018年报告数则为0。

其次,内蒙对鼠疫的防控一直都很严格。很多乡道国道高速都设有检测站,对车辆进行排查,尤其是拉有牲畜家禽的车辆。如今,密切接触人员也都已经被隔离。

最后,抗生素的存在,是保证现代鼠疫可控的有力武器。基础的抗生素链霉素、庆大霉素、四环素都有效。只要早期发现、及时治疗,可以被很好地治愈。

因此,随着传染病防控理念和技术的发展,鼠疫早已不是什么可怕的瘟疫了。

防止鼠疫 专家建议公众这样做

人类对鼠疫普遍易感,没有天然免疫力。从事野外工作的人、猎杀剥食旱獭的猎人、以及牧民接触染疫动物可能性大,感染风险较高。

专家提醒公众:

1、尽量避免去疫区、疫点;
2、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勤洗手;
3、若出现发热、咳嗽、淋巴结疼痛、咯血或出血等相关症状时,要及时佩戴口罩,并到指定医疗机构就诊;
4、采取必要的防跳蚤叮咬措施;
5、要严格按照鼠疫防控“三不三报”的要求,即报告病死鼠、报告疑似病人、报告不明原因的高热和急死病人;不捕食病死动物、不接触病死鼠和其它病死动物、不携带染疫动物及其产品出疫区。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