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成也白血病败也白血病!全球首例艾滋病治愈者白血病复发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20年09月28日    点击数:    5星

12年前,他因治疗白血病,幸运地治愈了自己的艾滋病。然而,成也白血病,败也白血病。12年后白血病又卷土重来,并已广泛扩散。

他就是曾被称为“柏林病人”的美国患者布朗,接受骨髓移植后,白血病和艾滋病双双被治愈,成为了世界上第1例被治愈的艾滋病人。

“柏林病人”曾是数千万艾滋病携带者希望的化身,但12年后,“柏林病人”的白血病复发了,生命垂危。那么,骨髓移植这种治愈艾滋病的方式还有意义吗?根治艾滋病还有希望吗?

布朗如何因祸得福 治愈了艾滋病?

众所周知,艾滋病是世界上最难攻克的难题之一。而布朗创造的医学史奇迹,得益一个中国学者的发现。

HIV病毒的主要攻击对象是CD4+ T细胞。1996 年,北京大学的邓宏魁教授发现,CCR5是 HIV侵入CD4+T淋巴细胞的主要受体之一。1%的高加索人(主要是欧洲人)则天生携带CCR5-Δ32的基因突变,导致 CCR5缺失。简而言之,他们对HIV病毒天然免疫。布朗被治愈,就与这个基因突变有关。

1995年,布朗在德国首都柏林学习期间,被确诊感染艾滋病毒。

10多年后,即2006年,他又确诊白血病。两种恶魔叠加,相当于被判了死刑。

2007年,医生从骨髓捐献者中,为布朗挑选出了一位携带 CCR5-Δ32 突变的捐献者。随后,布朗在柏林接受了放疗和造血干细胞移植。布朗的命运峰回路转,他同时患有的艾滋病和白血病都消失了。

2008年,学术界一致认为,布朗的艾滋病被治愈,成为全球首位“治愈”的艾滋病患者,被称为“柏林病人”。自此,布朗的血液中再也没有发现过艾滋病病毒。

“柏林病人”的治愈给艾滋病治疗带来了启示。此后,一些治疗团队努力复制“柏林病人”的做法,但均未成功。

直到2019年,第二位艾滋病人用同样的方法被治愈,称为“伦敦病人”。

12年后白血病又卷土重来 生命垂危

布朗作为世界上第1例被治愈的艾滋病人,但12年后,曾拯救其艾滋病的白血病又卷土重来。现年54岁的布朗罹患晚期癌症,正在家中接受临终关怀护理。据网上公布的照片来看,布朗瘦成了皮包骨,眼窝深陷,形容枯槁。

但布朗乐观地宣称:“我会继续战斗,直到我再也不能战斗了。”

布朗再次因白血病而生命垂危,是否意味着骨髓移植这种治疗艾滋病的方式失去了意义?

当然不是。如果不是骨髓移植,布朗可能12年前就去了另一个世界。

艾滋病曾是绝症 药物治疗已让其变成了一种慢性病

艾滋病出现在人类的视野里已有近40年。其出现的最初6年,完全无药可治,死亡过程非常惨烈。

经过30年的努力,尽管依然无法彻底治愈,但艾滋病患者的预期寿命延长了近20年。

如今,因抗艾滋病药物的出现以及鸡尾酒疗法的普及,20岁的携带者及艾滋病人,接受治疗后寿命可达60岁~65岁。

许多艾滋病专科医生甚至轻松地笑称,让他们选择是得艾滋病还是得糖尿病,他们宁可得艾滋病……曾经致命的疾病,虽然无法治愈,但如今正在变成一种慢性病。

根治艾滋病是人类的梦想 现在还有希望吗?

虽然药物治疗可以大大延长艾滋病患者的生命,但根治艾滋病是人类的终极梦想。

“柏林病人”与“伦敦病人”的出现,让大家看到了根治的曙光。但是,骨髓移植这一治疗方法并非人人适用。

首先,骨髓移植有风险。骨髓移植前,首先需接受放化疗等,完全清除原有的骨髓造血系统。这一过程极易并发感染,干细胞移植后也有可能发生移植物抗宿主病,面临死亡威胁。

如果单纯患有艾滋病,不建议接受此种治疗。如果同时患有恶性血液疾病,骨髓移植可能让患者绝处逢生。“柏林病人”和“伦敦病人”就分别还患有急性骨髓性白血病、霍奇金淋巴瘤。

此外,并不是每一个接受骨髓移植的患者都能将艾滋病治愈。“柏林病人”之后,研究者在另外6位同患艾滋病和白血病的患者身上如法炮制,均以失败告终,有的死于白血病,有的死于骨髓移植并发症,有的艾滋病毒仍在体内。

再就是,天生携带CCR5-Δ32的突变的人本就是小概率事件,这其中愿意捐献的更是少之又少。即便有幸找到愿意捐献者,还得骨髓配对成功。这几个条件加在一起,简直比登天还难。

如今,上述首次发现HIV病毒侵入T细胞主要受体的北京大学教授邓宏魁,正在探索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使骨髓移植治疗艾滋病能够“量产”,即将CCR5基因编辑的干细胞用于同患艾滋病和急淋白血病患者。

据2019年9月邓宏魁教授团队在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研究成果显示,将人造血干细胞基因编辑后,植入动物模型,可长期稳定重建造血系统,并且其产生的外周血细胞能抵御艾滋和白血病。开展人体研究,已经指日可待。

总之,到目前为止,在治愈艾滋病的路上,科学家已经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成就,离治愈艾滋病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环球医学编辑:常路)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