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4年前被患儿家属捅9刀的申雯医生 现在怎么样了?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20年11月24日    点击数:    5星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4年前,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感染科的申雯医生被一患儿家属恶捅9刀,几乎丧命,相信不少人早已不再记起。如不是看到一自媒体大V再次追忆此事,我们也不曾想起。

当时,这件事震惊了整个医疗界,各大媒体也纷纷谴责凶手呼吁严惩。可是,事件的热度退却之后,仍需要申雯医生一家自己承受灾难,仍需要自己伸冤讨回公道。4年了,申雯讨回公道了吗?这4年,申雯又经历了什么?

医生努力救治病重患儿 家属百般不配合

申雯医生的噩梦,始于4年前接诊的一位4岁手足口病患儿的父亲。

这名手足口病患儿的父亲名叫彭晓亚(36岁),来和平医院就诊之前,曾前往其他医院就诊。医生接诊期间,看出家属一脸凶相,还时不时恶言恐吓,就以自己医院为专科医院为由,劝患者转院。患者转到和平医院不久,就发生了杀医事件。得到消息之后,这名医生后怕不已,暗暗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

可这一无妄之灾落到了申雯医生头上。11月16日下午,申雯医生接诊后诊断为手足口病、扁桃体炎,体温39度以上,亟需住院治疗。

先是患儿祖母抗拒住院。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之后,终于同意为患儿办理入住手续。在发现住院押金是5000元后,患儿祖母又开始讨价还价,要求“便宜点儿”。

入院当晚,开始对症治疗。次日早晨查房,患儿仍发热。上级医生建议行腰穿进一步明确诊断。但家属拒绝腰穿,并以度娘上的内容为依据,恐留后遗症。申医生恐延误诊治,又是一番劝说,家属终于勉强配合。

住院第二天下午,申雯轮休在家,王主任打来电话,提醒说患儿病情严重需要静注丙种球蛋白(注:医院药房无此药,须外购),但家属不配合,夜班时着重留意一下。

当晚6点,申医生夜班,再次要求家属外购丙种球蛋白。但沟通无效,患儿祖母开始在走廊里骂骂咧咧,不想买药。申医生未予回应。其后,全家人轮番来申医生办公室,拿着手机要她看百度上关于丙种球蛋白的副作用说明。后又拒绝护士给患儿输液。申雯向患儿父亲重申孩子病重,需要积极配合。然而他坚持不用丙种球蛋白,要求继续观察病情,并称出了问题由医生负责。

无奈之下,申雯打电话请示科主任,主任建议转院。患儿家属既不配合治疗,又不同意出院,屡次对医生发难,直至凌晨。

住院第三日早晨约7时,患儿病情无好转,申雯向主任做了汇报,后因出差离院赶赴太原。

在去往太原的路上,申雯接到医务科张副主任的电话,说患儿一家是她同村的铁关系,要求她不计前嫌为患儿继续治疗,并说会让家属给其道歉。

出差归来,患儿住院第五日上午查房时,患儿病情已较前好转。申雯对患儿祖母说了一句:“用上丙球还是有效吧。”患儿祖母没回应。

第六日早晨查房,患儿祖母反映患儿精神食欲差,主任嘱咐申雯注意补液。处理完医嘱,申雯便去外科会诊。刚走出感染科楼门,便迎面看见患儿父亲彭晓亚朝他走来。此时周围无人,申雯还迎着他快走两步,边走边说:“家属,孩子已经补上液了……”

路遇患者家属医生上前告知病情 却被推倒连刺九刀

谁知面无表情的彭晓亚竟立即将申雯医生推倒在地,连刺数刀。反抗中,申雯用鲜血淋漓的手掰断了凶器,让刀刃与刀柄分了家。

凶手又改用双手掐她脖子,丧心病狂地大喊:“扎死你!捅死你!扎死你!捅死你!……”无法逃脱的申雯只能竭力呼救。

凶手见刀已经不好使了,无法将申雯医生杀死,便抢过申雯胸前的笔,朝其脖子猛刺。正拼命挣扎的时候,申雯觉得腰上一松,事后才知道,是路过的保安拉住了凶手。求生欲望强烈的申雯用尽最后的力气挣脱了彭晓亚的控制,爬起来冲向感染科病房,制服上血迹斑斑……整个过程持续了30秒左右,申雯被连刺九刀,其中一刀,刺破了心脏。因拼死挣扎反抗,申雯双手多处肌腱和神经被割伤断裂。

在同事们的救助下,申雯立即被送往急诊科手术室进行抢救。为了挽救她的生命,在没有来得及正常麻醉的情况下,医生就赶紧切开申雯胸骨,打开心包,找到并缝合了心脏破口,挽救了她的生命。

手术后,申雯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住院一个月后,终于出院。1年后,申雯再次住院,取出了胸部固定骨头的钢丝。

事后,心胸外科主刀医生原主任直说她命大,现在想来都后怕。紧急开胸后,由于心脏破裂,心包腔大量积血,申雯的心脏被生生挤在一边,再耽误两分钟,真就活不过来了。

凶手后来却这么说:“孩子住院,小病治成了大病,我把医生捅了。”

维权之路漫长坎坷 凶手差点逃脱应有的惩罚

死里逃生的申雯,希望为自己也为中国几百万医务人员讨一个公道,没想到讨公道竟然这么难!

彭晓亚行凶后,先是逃离了现场,1小时后投案自首,被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立案侦查。

据悉,彭晓亚家人找了一位厉害的律师,要将这起严重暴力伤医案定性为“故意伤害”案。若如此,凶手最低判三年,最高也只能判七年。

此案交由区法院审理。因为区法院不能判死刑,区法院准备按照“故意伤害罪”开庭。

申雯提交了管辖异议申请书,要求将案件转交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却被驳回。

这时,申雯所在医院出面,向司法等相关部门发出公函,呼吁要求严惩伤医凶手,案件才得以移交到中院。去年5月,彭晓亚终于被判处无期徒刑。

申雯医生回忆,当年为了能让案子移交市中院审理,年迈的父母差点给区法院领导下跪,换来的却是一通训斥。他们也试图求助于媒体,却根本无人理睬。

如果不是医学院和医院向有关部门积极反映和一再申诉,凶手险些逃脱法律的严惩。

幸运的是,虽然维权过程艰难而曲折,但最终遇到了一位公正严明的主审法官。依照现阶段我国相关法律条款,无期已经是最严重的处罚。

申雯医生至今未得到任何赔偿 也无力再追索

事发之后,申医生父母家虽然经济并不宽裕,但坚持要为女儿讨回公道:“我们就算再穷,也绝不以谅解凶手为代价来换钱。”这件事之后,申医生父母精神上受到了很大打击,一直在进行抗抑郁治疗。

至今,凶手家属既没有道歉,也没有给任何赔偿,连申医生住院抢救的费用,至今仍是医院垫付,可申医生家无力再去追索了。

如今申医生已复工,继续工作在临床一线,救死扶伤,不忘初心。她说,自己从小的理想就是做一名好医生。

申医生或许永远不会忘记这段锥心的伤痛,但她选择负重前行,迎接未来。

只求类似悲剧划上句点,医者不再流血落泪!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