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脑洞是不是太大了点!女性前列腺癌和男性宫颈癌相关论文出现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21年02月23日    点击数:    5星

近期,学术界又出现了奇葩事,女性前列腺癌和男性宫颈癌相关论文出现。发表在《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European Review for Medical and Pharmacological Sciences)的2篇论文,一篇是111名男性患宫颈癌,一篇是22名女性患前列腺癌。这不免让人直呼,研究者的脑洞是不是太大了点!

22位女性患列腺癌 人数比男患者还要多

原来,国际职业学术“打假人”、前斯坦福大学助理研究员Elisabeth Bik在推特上发文指出,《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上竟然有论文宣称招募了女性前列腺癌患者,并进行了5年的随访。

该“女性前列腺癌”论文,2019年3月发表在《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杂志,通讯作者单位为山东省某人民医院泌尿外科。

据论文中所述,该研究旨在探索lncRNA ROR染色体促进前列腺癌发生的机制,入组20位男性患者与22位女性患者,女性患者比男性患者还要多。

据了解,女性有前列腺是确有其事,只不过男女前列腺癌发病率相似,绝无此事。1672年,荷兰组织学家Graaf首先提出女性有前列腺,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女性尿道旁腺,并且还被证实腺体内含有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和PSA磷酸酶(PSAP)。为何女性会有前列腺,公认的观点是“胚胎来源相同,结构有残留,功能有表达”。

不过,近年来,国内外鲜有人涉足女性前列腺癌变相关研究。再就是女性前列腺癌的患病率很低。据1994年的一项研究,在女性泌尿道或生殖器区域报告的所有癌症病例中,女性前列腺癌仅占0.003%。而上述研究,女性患者比男性患者还要多,简直岂有此理。

本为研究骨肉瘤 却纳入111名男性宫颈癌患者

同样发表在《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上的另外一篇论文,简直是谜一样的存在,本为研究骨肉瘤,却纳入111名男性宫颈癌患者。

研究者表明,研究目的是探索circ-NT5C2作为评价骨肉瘤预后标志物的效果,先回顾了恶性骨肉瘤患者的详细临床信息,并对这些患者的无病生存期和总生存期进行了讨论。

明明是要探究骨肉瘤,文中配图竟变成了宫颈癌患者的生存曲线。更过分的是,这些被调查的患者里,还有111位男性……这转变之快,把读者的腰都要闪了!

《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被质疑是文章灌水重灾区

《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在其日前发布的24卷上,批量撤稿199篇(含重复37篇)中国学者论文。这是继2017年《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撤稿107篇国人论文后,中国学术界所面临的最大规模的国际撤稿事件。

这次被撤稿件所涉单位包括我国多所高校和三甲医院。撤稿原因是“论文作者涉嫌学术不端,且未回复编辑部的质询”。

2017~2019年间,《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发表的论文中,中国大陆地区发文量位列第一,占比约80%。其中,青岛大学发文数达153篇,位居机构排名的第一位。

根据2019年国际期刊“SCI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百分比排行”,2017~2019年间,该期刊的SCI影响因子依次为2.387、2.721和3.024,上升明显。

然而,由于该期刊自引率高,Elisabeth Bik曾指称其存在人为操纵SCI影响因子的嫌疑。截至2020年底,该刊的自引率高达28%,去除自引后,SCI影响因子将大幅度下降。

2020年2月以来,Smut Clyde、Elisabeth Bik、TigerBB8等一线科研工作者在世界范围内拉响“学术打假”行动。《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则是被质疑文章灌水的重灾区之一。

Smut Clyde还提到,该杂志涉嫌资本运作。以审稿流程为例,目前,该杂志有两种审稿通道:标准通道和快速通道。在价格方面,后者比前者提高了一倍,起步价为1800欧元,相当于人民币约14300元。快速通道可保证快速同行评审(即作者会收到来自编委组所给出的专家建议),但不保证接收。一旦接收,40天内可以确保论文刊印。附加费用则精确到每张图和每张表。

《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的“论文注水”问题,也被国内科学家捕捉到。在中科院2021年1月1日发布的《国际期刊预警名单(试行)》中,《欧洲医学药理学评论》正在其列。

对学术不端的惩治力度 亟需加强

做学术很难,需要俯身沉心。但如今是个浮躁的时代,社会上一些不良风气如唯利是图、弄虚作假等,对科研机构、大学冲击较大。

频繁曝出的学术造假事件,不仅寒了脚踏实地科研人的心、害了公众对学术圈的印象,而且使我国的学术信用、国家利益与形象极大受损。

与国内学界惩处学术不端多止步于道德批评和内部处理不同,在国外,如发生学术不端事件,轻则受到警告、降级、撤职、解约等处罚,重则锒铛入狱。

或许我们也需要加大对学术不端的惩治力度,且处理过程公开透明。如果不对这些论文造假事认真公开地处理的话,再多的学风建设和学术规范教育都是徒劳。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