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一位医生抗疫归来被关停诊所状告卫健委 明日开庭

来源:    时间:2021年02月23日    点击数:    5星

情理法,是我们判断是非曲折的三个维度。但在现实社会中,很多事情黑白并没有那么分明,情理法也并非总能统一战线。将于2月24日开庭的“江苏徐州民间中医孙继石状告卫健委一案”,情理法就在此激烈交锋。这样的案件,考验着执法者的智慧。

民间中医孙继石抗疫归来被关停诊所 状告卫健委

原来,孙继石是江苏徐州人,出身中医世家。在家父熏陶下,悉心学习中医,并在徐州开设了一家诊所,名为龙麝堂,至今已14年。据了解,孙继石甚得当地民众的认可,锦旗挂满了诊所。

去年武汉新冠疫情严峻,孙继石与广西的两位中医一道,带着300包中药,乘坐高铁取道长沙,来到了武汉武昌区湖北中医院附近的隔离点。随后又被防疫指挥部统一派往各个小区,接治因疫情被困在家却需要救治的病人。据了解,孙继石大夫在武汉疫区用针灸给患者治疗水肿,效果立竿见影的视频,还曾在网络上流传。

可他万万没到的是,从武汉隔离期满回来后,迎接他的不是鲜花和掌声,却是当地区卫健委的一纸处罚,取缔行医资格,关停非法诊所,罚款一万。据卫健委的公告显示,孙继石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属于非法设立诊疗场所。

孙继石满心委屈,一纸诉状将当地卫健委告上法庭。据孙继石先生讲,他此举不为自己,也不为了输赢,而是要为整个民间中医群体去鸣冤,去为民间中医群体争一口气!

2月1日,当地法院给当地卫健委下了传票,准备在2月24日开庭审理

该不该处罚孙继石 网友站成了两队

这件事情曝光后,虽然普通民众中关注者并不太多,但在民间中医群体中掀起巨大波澜。民间中医们还签署了万民请愿书,联名声援民间中医孙继石,请求卫健委撤回对孙继石的处罚。

各类荣誉证书、处罚通知和万民请愿书放在一起确实很扎眼,民意和法律尊严难以兼顾,执法陷入两难。

网友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也分成了两派。反对撤回处罚者认为:法律的尊严不容任何践踏。无证行医和支援武汉抗疫是两码事,钉是钉,卯是卯,没有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肯定违法,必须受到处罚。

但支持撤回处罚书者,呼吁将执法枪口抬高1厘米。他们认为执法是一种艺术,不是抡着斧头乱砍一气。用西医的模式来管理中医,有削足适履之嫌,会因此葬送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民间中医始终是中医赖以存在的根本,他们来源于民间、造福于民间,为中医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活力。况且,医生行医救人是否合法,不应当只有一个判断标准,这件事情的评判应该有更多视角,比如有没有发生过医疗安全事件?有没有被病人投诉事件?社会口碑如何?这个医生真实的医疗专业水平含金量如何?能解决哪些棘手的疾病问题?……

中医的尴尬处境:有证的未必会看病 会看病的却没证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确有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却没有执业医师证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否该按非法行医论处?

确实,在我国,民间中医是一个尴尬的群体,他们多数并没有进入正规医科大学,接受系统的医学教育。但中医自古采用的就是师承教育,师父带徒弟,手把手地教。

徒弟自幼跟着师傅,通过耳濡目染和亲身实践,逐渐领悟中医的精髓和掌握治病救人的方法,而这其中不乏医术精湛者,深得百姓认可,但很多都没有合法的行医资格证。自1999年颁布实施《执业医师法》以来,约有20余万的民间中医失去了继续执业的资格,这意味着他们都是在冒着坐牢的危险治病救人。

据悉,在新冠疫情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特效中药方剂“清肺排毒汤”,就是民间中医葛又文开出的方子。葛又文先生在为国家治疗新冠肺炎拟方时,也尚未获取执业医师资格证。目前,葛又文被中国中医科学院特聘为研究员,才很好地化解了身份合法合规问题的尴尬。

中医领域还有一个奇葩现象,那就是许多有证的不会看病,会看病的反而没有证。去年武汉新冠肺炎严重时,年逾古稀的72岁张伯礼院士披甲上阵,不仅是因为太悲壮,也是在为中医中药后继乏人而有些忧心。所以,西医的教学方法和法律法规是否适用于中医,该怎样去继承和发扬中医,也是值得大家深思的一个问题。

所以,庞大的民间中医群体没有执业医师证,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不仅需要疏浚和引导,更需要一个完美的解答和应有的归宿。

有人提议,为这些民间中医专门提供针对他们特长的考试,让确有中医药一技之长的人,通过后可以获得行医执照,让他们合法地为信任他们的患者提供服务,让这样的尴尬事情不再发生。

最后,我们再把目光收回,聚焦在这一事件的主要涉事人——没有证的民间中医孙继石身上。明天,2月24日,此案就要开庭了,对于孙继石,您赞成撤回处罚还是依法处置,欢迎在下方留言。


(环球医学编辑:贾朝娟)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