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43岁医生自杀身亡:悲剧的背后 也正在摧毁着一名又一名医生们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21年03月31日    点击数:    5星

最近,又有一医生自杀身亡,年仅43岁。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名医生对这个世界如此绝望呢?

43岁医生自杀身亡 生前曾发生一起医疗事故

根据报道,今年年初,贵州道真县旧城镇关坝村卫生室村医董泽忠,发生了一起医疗事故。未予医疗事故鉴定,医患双方选择私了。医方一共赔偿12万,董医生所在的卫生室有2个村医,另外一个村医是负责人,赔偿的12万中,董医生负责6万,村卫生室负责6万。

就是这次医疗事故后,董医生被送精神病院3个月。出来不久,悲剧就发生了。董医生喝完农药,跑到卫生院院长办公室倒下。

3月26日,董医生在道真县人民医院救治无效死亡,年仅43岁。

悲剧的背后 也正在摧毁着一名又一名医生们

一场医疗事故,轻而易举地摧毁了董医生。事实上,这些年,因为医疗纠纷而被摧毁、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的医生不在少数。

2019年初,河北省武安市午汲镇乡村医生李某服毒自杀。原因是2月前同村病人在治疗的时候,青霉素皮试阴性,但在输液的时候出现过敏,病人出现过敏后拒绝在村医处用解药,要求直接去医院。到医院抢救后脱离了危险,但一直不愿出院。后来经人调解,该村医赔了几千块钱了事。但正是因为这件事,这名村医从此走不出心理阴影,抑郁至极,最终发生悲剧。

2017年1月6日晚,云南省知名三甲医院眼科主任雷霍教授在家中跳楼身亡。据雷霍教授的一位同事介绍,最近雷霍教授遭遇了一起医患纠纷,病人术后恢复情况不好,家属讨说法,压力比较大。另一位同事更是控诉道,“我们那么多的医务人员面对各种委屈为什么就没有人来听他们倾诉,为他们撑腰呢?除了指责,除了严格要求我们自己人,我们还能做什么……”

2015年4月1日,四川省人民医院普外科周晓辉主任医师因医疗纠纷而自缢身亡,留下一个患卵巢癌的妻子和一个90多岁的老母亲。据知情者爆料:“当时没医生收她,(周晓辉)主任可怜她就把她收进来了,她在外院已经做过三次手术了,结果要求做手术,术后就好得不理想,家属就开始闹了,打了我们好几个值班医生,真的是把我们护士当奴隶一样,天天完全没把我们医护人员当人,主任被他逼得精神压力太大,就自杀了。”

……

不胜枚举的悲剧,让我们看到,想要“杀死”一个医生,有时候,一场医疗纠纷足矣。

每年交通事故那么多,即便是交通肇事死人后,也没听说过司机因此自杀。但一场医疗纠纷就能逼死一名优秀医生,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所有人深思。

问责那些不能宽容的错误 宽容那些情有可原的错误

只要出了意外,似乎就都是医生的错!这样的谬论,现如今充斥着整个国人的内心,导致很多时候只要发生了医疗纠纷,总是伴随着医闹的身影,逼得医生身心俱疲。但疾病本身复杂多变,结果有时难以预见。

一直以来,医学本质上都是在不断纠错中不断进步。对于很多专业来说,一刀成人一刀毁人不是夸张。而一只脚在医院一只脚在法院,更是很多医生最大的痛苦和无奈。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医。医界也没有总是能过五关斩六将的常胜将军,更多的是在不断地失败中总结经验,成长起来的。在对那些不能宽容的错误问责和处罚的同时,我们应该宽容那些情有可原的错误。

在20世纪50年代末的明尼苏达大学,一名年轻医生为一名7岁患儿做心脏手术。那时候心脏外科刚刚兴起,手术中,这名年轻医生不小心误伤了患儿的心脏壁,大量鲜血顿时喷涌出来。年轻的医生慌了手脚,采取了错误的处理措施,试图用止血钳钳夹止血,结果反而适得其反,扩大了心脏的破口。上级医生急忙上台抢救,但不幸的是,患儿最终死亡。

对此,这名年轻的医生很害怕。他的上级问他:“你在这件事中学到什么?”这名年轻医生回答:“我应该用手指压迫止血,再做后续处理。”上级医生说:“很好,这就够了。明天的手术依然由你来主刀。”

作为一名年轻医生,当时的情况下,出现短暂的慌乱,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而这种危重情况下几秒钟的慌乱,就足以造成患儿死亡。站在病人的角度,这可能难以接受,但是一名医生在危急情况下的镇静自若是靠无数实践历练出来的。

这名年轻的医生叫伯纳德,后来成为赫赫有名的心脏外科大师,拯救了无数生命,并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1例心脏移植手术。

医生是一个面对生死的职业,但医生毕竟是人不是神,一定会犯错。白岩松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如果我们对医生的苛刻,超过了医学作为科学所能承载的范畴的时候,医生就不敢再去冒任何风险去抢救任何病人,一切都安全第一,那将是我们生命历程中最大的不安全。信任医生,才有值得信任的我们未来的医生。”

此外,医生的工作可以总结为救人治病。可现实并非如此,有时候医生们已经不得不像个会计家、谋略家,甚至是“恶人”一样与患者、与家属、与领导、与医保政策斗智斗勇。

很多时候,医生们不被患者理解,不被社会理解,受到委屈时也不能得到上级领导的力挺,为某些道德丧失的医生背负种种恶名……就是这些,一点点地压垮了他们。

选择自杀,不该成为面对医疗纠纷时的最终解决方法。如何能让医生面对医疗纠纷时不采取如此决绝的方式,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环球医学编辑:常路)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