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医学新闻>> 政策法规>>正文内容
政策法规

同患乙肝:刘德华生龙活虎 我的亲人形容枯槁

来源:    时间:2018年07月27日    点击数:    5星

小编刚刚看到这样一则消息,惊讶的下巴差点掉下来:活力满满的天王刘德华竟然是乙肝携带者,并且是幼年时就已经感染。如果不是天王自己爆料,我们很难将生龙活虎的他与乙肝患者联系起来。

反观我们身边的乙肝患者,不个个都是面黄肌瘦、脸色灰暗、精神萎靡的吗?年幼时感染乙肝病毒,“慢性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肝癌”这条不归路,不才是他们的宿命吗?其实,大家不必谈肝色变,也不必因此而自卑,只要做到早期检测,早期治疗,大家都可以像天王一样健康到老。

2018年7月28日是全球第8个“世界肝炎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今年世界肝炎日的活动主题定为“检测治疗肝炎”,呼吁乙肝感染者“及时检测,及时治疗,及时治愈”。

中国占据全球肝癌半壁以上江山 肝炎是始作俑者

中国拥有占全球18.5%的人口,却认领了每年全球约59%的肝癌新发病例。这些患者中只有10%的人可以在确诊后活过5年。在中国,平均每67秒就有一个人被诊断肝癌,而与此同时,每74秒会有一个人死于肝癌。

肝癌常被戏谑地称为“中国特色癌”,不仅因为发病量和死亡数都占据了全球半壁以上的江山,还因为我们国家有非常明确而独特的肝癌高危因素——乙肝。

肝癌的病因比较明确,发生和进程也总有迹可循。躲开致病的高危因素,常常就可以躲过肝癌。但在中国,你总是无处可躲,因为有超过一亿位乙肝及丙肝感染者,这相当于在我们身边埋了一亿多颗不定时炸弹。

中国除外了乙肝患者数量全球第一以外,还有一个独特的特点——家族聚集性。乙肝作为一种血液传播性疾病,只通过血液、精液及其他体液感染,按理来说并不会通过日常接触传播,为什么在中国却容易一窝传一窝?这一问题一度让研究人员们很是困惑。

2006年,刘德华出任乙肝防治宣传大使,除了自曝他童年时就感染了乙肝病毒外,还揭秘了乙肝在中国家族性聚集的主要原因——不良的卫生习惯。中国人抚养幼儿有个习惯,把食物嚼碎喂给婴儿。携带有乙肝病毒的长辈,在给宝宝喂食时,可能把病毒也喂给了他。婴儿的消化道粘膜脆弱,病毒通过破损的黏膜进入血液。另外,家人之间共用牙刷、剃须刀、指甲刀,由于容易损伤皮肤粘膜,也会带来感染风险。

同是肝炎 中国患者更凶险

同病却不同命!同是肝炎患者,如果是中国人,还格外凶险。

欧美的乙肝患者,感染常发生在成人时期,90%的病例为急性肝炎,极少有人发展成慢性肝炎。中国患者,乙肝感染大部分发生在新生儿或童年时代,病毒更有可能以慢性感染或者持续状态在患者体内潜伏。这些孩子长大成人后,每十年里,就有5%的人将走完“慢性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肝癌”这条不归路。

中国患者更加命运多舛 检测治疗不及时是主因

中国乙肝患者更加难以逃脱肝癌的宿命,检测治疗不及时是主因之一。有数据显示,至少有60%的肝癌病例,是由于病毒性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没有及时被检测和治疗导致。

据公开公布的数据,在中低收入国家,截至2015年底,只有9%的乙型肝炎感染者和20%的丙型肝炎感染者得到了检测和诊断。在诊断为乙型肝炎感染的患者中,有8%(或170万人)接受了治疗,同时丙型肝炎感染者中有7%(或110万人)在2015年开始了治疗。

2016年,WHO提出了到2030年消除肝炎危害的目标,具体措施为:90%的乙型肝炎感染者和丙型肝炎感染者能获得检测,同时80%符合条件的患者能得到治疗。

横亘在中国乙肝患者早检测早治疗面前的拦路虎

由于感染初期没有症状,且缺乏大范围普查检测,如果不是单位体检偶然发现,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自己已被感染。如果是因为出现了相关症状才去就医,如肝区疼痛、黄疸等,往往已是病入膏肓。任凭是神仙在世,也难有回天之力。中国抗癌协会的调查显示,中国85%的肝癌患者处于中晚期阶段,基本上他们已经失去了最佳治疗时机,预期的结果并不乐观。

虽然乙肝不能被治愈,但现代医学已经找到了有效的治疗对策,可以通过替诺福韦等药物控制病毒稳定病情,让患者能长期过上相对健康的生活,这无疑是乙肝患者的一个福音。

然而,作为中国患者,即使有幸早期发现,替诺福韦并不便宜的价格,且要长期用药,足以让大多数普通家庭望而却步。

虽然中国已经通过“出生后第一针”提高疫苗覆盖率,来降低新发乙肝患者,但对于已经是乙肝的大量患者,却没有相应的可以减轻患者经济负担的国家公共卫生项目,很多医保的乙肝药物报销目录里也没有这种药,颇令人费解。2015年10月,三百余名乙肝人士联名建议将替诺福韦纳入国家医保甲类药内,至今政府依旧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

拯救乙肝患者 难道也需让电影唤醒政府和公众?

火爆银屏的《我不是药神》中有句经典台词“命就是钱”——就是在死神面前,人也不平等,穷人得先死。这无疑也是上亿中国乙肝患者命运的生动写照。

《我不是药神》引起很大反响后,国家顺应民意,启动了抗癌药进医保的行动。涉及上亿乙肝患者的生命,难道也需凭借电影来唤起政府和公众的关注吗?

我们的亲人患有乙肝,他们也想像刘德华一样生龙活虎地活着,而不是形容枯槁苟且偷生。

 

 

(环球医学编辑:贾朝娟 )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

最新会议

    [err:标签'新首页会议列表标签'查询数据库时出现异常。有关错误的完整说明,请到后台日志管理中查看“异常记录”]

Copyright g-med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医学资讯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网络实名:环球医学:京ICP备08004413号-2   
关于我们| 我们的服务|版权及责任声明|联系我们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7-0027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复核同意书 京卫计网审[2015]第034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