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4476011
环球医学>> 临床用药>> 儿科>>正文内容
儿科

重症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重新认识一下“肺炎支原体感染”

来源:环球医学编写    时间:2020年06月09日    点击数:    5星

肺炎支原体是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CAP)的重要病原之一。2020年4月,加拿大学者发表在《BMJ Paediatr Open》的一项回顾性、单中心队列研究,旨在描述患有呼吸道感染的重症儿童,按感染综合征类型对其进行分类,并确定肺炎支原体检测的患病率。

学龄儿童CAP:肺炎支原体感染不容忽视

CAP是北美儿童住院的主要原因。长期以来,肺炎链球菌一直被认为是引起严重CAP的最重要细菌病原体。相比之下,可能因肺炎支原体感染通常能自愈这一事实,其被认为是一种毒性较小的病原体。

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的指南均不推荐抗菌药物积极对抗肺炎支原体作为儿童CAP的一线经验性治疗。但是,这种病原体是引起CAP的常见原因,尤其是在学龄儿童中。

肺炎支原体是美国CAP住院儿童中最常见的细菌病原体,特别是在学龄儿童中。在整个队列分析中分别占CAP住院儿童和学龄儿童的8%和19%。后续分析亦表明,临床上不能将肺炎支原体感染患儿与未感染儿童可靠地区别开来。

此外,肺炎支原体感染者中12%需要重症监护。显然,应该进一步评估这种常见呼吸道病原体的流行病学及其对重症CAP儿童临床病程和预后的影响。

PICU收治的学龄儿童:13.2%检出肺炎支原体

发表在《BMJ Paediatr Open》的该项研究,旨在描述因呼吸道感染而入住麦克马斯特儿童医院(MCH)儿科重症监护病房(PICU)的儿童,并确定该人群中肺炎支原体检测的患病率。

患儿的入组标准为,2月龄~18岁、假定呼吸道感染、2015年9月~2016年10月入住三级医院的PICU。

受试者根据临床综合征进行分组:病毒性呼吸道感染、哮喘加重、未分化/非复杂性肺炎、肺炎并发积液/脓胸、其他。

所有受试者都进行鼻咽拭子检测,检测呼吸道病毒、肺炎支原体、肺炎衣原体。

研究纳入221名受试者,中位3.1岁,女性44%,78%患有合并症。多数(75%)接受抗生素治疗,最常见为头孢曲松(治疗儿童的90%)。

与病毒性感染和哮喘组相比,患有任何肺炎的人在其鼻咽中发现呼吸道病毒的可能性均显著降低,并且其C反应蛋白(CRP)值显著更高。

10名受试者检出肺炎支原体(4.5%;95% CI,2.2~8.2)。

支原体阳性儿童年龄更大(差异,3.5岁;95% CI,0.66~6.4),病毒合并感染较少(30% vs 69%;P=0.02)。年龄大于5岁的儿童患有肺炎,支原体感染的患病率为13.2%(95% CI,4.4%~28%)。

总之,大多数受试者检测到呼吸道病毒,并接受了广谱抗生素治疗。在患有不同感染综合征类型的儿童之间,观察到CRP和病毒感染率的差异。在PICU收治的学龄儿童中,肺炎支原体感染并不罕见。应考虑对年龄较大的危重儿童进行抗生素治疗和支原体快速诊断检测,以优化管理并避免呼吸道感染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危重儿童肺炎支原体快速诊断检测 意义重大

通过上述研究,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两点:1、在患有不同呼吸道感染综合征的重症儿童之间,生化(如CRP)和微生物学(如呼吸道病毒的患病率)之间存在明显差异;2、在整个研究队列中,67%检出呼吸道病毒,在严重CAP学龄危重儿童中,13.2%检出肺炎支原体。

也就是说,大多数因呼吸系统疾病入住PICU的儿童呼吸道病毒呈阳性,可能不适当的抗菌药物治疗是常见的。应努力区分细菌感染和非细菌感染的可能性,并且对部分危重儿童在等待快速分子诊断检测结果出来之前,应考虑经验性抗支原体抗菌药物治疗。


(选题审校:闫盈盈 编辑:常路)
(本文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药剂科翟所迪教授及其团队选题并审校,环球医学资讯编辑完成。)

 


参考资料:
BMJ Paediatr Open. 2020 Apr 27;4(1):e000640.
Paediatric Critical Illness Associated With Respiratory Infection: A Single-Centre, 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411832
 

评价此内容
 我要打分

现在注册

联系我们